江随衣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杀死那个墨香铜臭——耽美ip改编面临的困境与尴尬

1个老苇蹭热度:

          


      
       “那个石家庄人会死吗?”


       
8.8,20:51更新:数据有纠正,请注意阅读本文。
   
   


  
  
        在开头亮明正身。我个人而言,认为墨香铜臭的作品因其快消性质而不值得看,并且我反对这位作者在不少事中的行为。粉圈叙事中我这种反对者被一律冠以“黑子”的绰号,并且不思考来由。


        但这不是重点。我在这篇评论中将不使用粉圈叙事。我对让你们“恶有恶报”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这不值得。这将是一篇诚恳的,站在你们角度的分析。


        请你们放心,一个快消品不值得我表现出你们想的……怎么说呢,那么多戏。


        事情的最开始是这样的,我在一次争论中注意到一部分《魔道祖师》的粉丝选择了“不说话,用地雷说事”,也就是用向原著作者投霸王票的方式来作为心理反抗,去制衡所有的谴责,并且认为这会“让黑子们咬牙切齿,无可奈何”。


        ……怎么说呢,这种处理方式,我说实话,我个人是不care的,你们花的是你们的钱,而且多半其实是在从你们的家长钱包里掏钱。我很高兴看到所有人在这种东西上浪费他们的金钱,因为我不会这么做。我永远不会为了快消品花钱,并且我非常乐意看到这些作者在市场大潮中扭曲地跳舞。这是一种微妙的乐趣,就像小丑在抛皮球或者和小贵宾狗接吻。我的主要乐趣在几位不说人话的老狗身上,他们一般都喜爱批判,并且都死了老几年。这令人十分欣慰。


但你们,墨香铜臭的粉丝们,你们不一样。你们需要关切,因为你们喜欢这个作者。


        然而,可笑的是,说直白一点,你们某种程度上是正在杀死这个作者的出卖潜能。


我从这里开始。


首先,你们需要注意到,现在魔道祖师是一个已经被完全卖光了的ip,而且【此ip的延伸作品甚至其本身收益】都不像你们感觉到得那么好。


一个典型的数据就是晋江霸王票,它对应的是起点的打赏“盟主”等。


晋江的盘子本身就相对较小,而在这个小盘子里,打钱最多的人给这本书共计打了四万元。前十一名粉丝(还是二十一名?)都过了一万元,共计大约二十五万到三十万元。


而同时, 《尘骨》,作者新人新书,17.8.15开始连载,17.8.16推荐票单日过万,9.24三江+小封推,10.1起点强推,10.2单日获月票过万,仅月票红包总额折人民币高于三十万元。


这是真真正正的起点透明。


起点作者,愤怒的香蕉所著的《赘婿》在前几个月的月票争榜中用银弹攻势四天登顶了起点中文网月票排行榜,并打破了也许是整个盛大系网站的月票记录。这本书已经连载了八年。


一本书,四天,月票登顶,越过刚刚那哥们冲上前。


起点作者,蝴蝶蓝,起点上空前绝后的千盟作品。仅盟主打赏超百万大关。


这是起点的透明,这是起点的大神,这是起点的大神。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墨香铜臭。


……嗯,是的。2015年连载至今,最高打赏四万元,共计大概三十万?


是的,墨香铜臭比你们想象得更加需要“潜能”,而不是钱。他仍旧属于一个发展中作者。现在魔道祖师这个ip已经完全被资本接收了,也许你们能够作为亚文化的一支继续这样活下去。


但效果如何?


漫画安静到至今没有推广和成为公众话题,在业内公司亏损率达到95%的现状下,能否盈利?画上问号。


电视剧陈情令,是你们强烈要求抵制的。显然,你们正在试图让一个作者所创造的ip在市场上变凉,那么试问下一个ip还有谁会买?而你们有没有想过,究竟为什么电视剧编剧拒绝向电视剧中加入更多耽美元素?
答案是,因为《魔道祖师》的人物形象塑造与主流市场实在不符合,甚至连它的受众都更偏向于少年阶层!对比一下你们的年龄水平,这就是那些会看电视剧陈情令的人。你们是怎样描写“魏无羡”的?波浪线,女性化扒着另一位男主角不放,大篇幅全部都是单方面弱化的、对于角色心理偏向柔和的描述。而且这与他设定成多么牛逼没有关系。
这种对性别形象偏移的描述,加上更加露骨的感情描写,加上最近本国对于生育率的要求和回归家庭的期望——发现了吗?这冲突可比镇魂或者上瘾浓烈多了。你们既处在风口浪尖,自己的船又不够稳固坚实。剧组能怎么办呢?他们甚至需要一个带资进组的女主角来保证拍摄了,因为资本是那么的不看好它以至于要加个女的。
然后你们选择继续抵制。这也太精彩了。
向观众妥协?不,你们甚至都还没有证明自己,资本在失望后会当你们不存在的。


动画,魔道祖师动画版的播放量正在断崖式下跌。腾讯疯狂向所有人推荐它的qq装扮,甚至平面设计都要从lofter上征集。
他是没有画手了吗?错!因为他们发现这个ip不值得投入和征集高人气画手作为官方产出了,他们希望让相对廉价的同人替他们完成这部分。腾讯组织“魔道兔”活动奖励的甚至是q币和腾讯会员,这也太抠门了。对比一下全职高手吧,你见过面对一个大火ip这么抠门的开发商吗?
但效果如何呢?
lofter官方举办的【“魔道兔”平面设计征集】活动下至今最高热度的参与者大概是550左右,你见过这么丢人的官方活动吗?


……嗯,有点尴尬。


现在问题来了,仍旧投雷给魔道祖师会带来什么?


答案是,你们会带来更大的差距,更大地拉开幻想与实际的距离。


在粉丝经济光鲜亮丽的表层下,是有些尴尬的冷酷现实,粉圈叙事的问题这就来了。
魔道祖师动画现在已经扑街到需要让原著粉丝跑到德云社视频底下刷消息求播放量了。你说这是什么样一个搞笑的现状?
魔道祖师主要cp忘羡的tag下甚至要翻一翻才能出现完成度足够高的同人图和同人文了,而你们前辈的全职高手甚至能在它完结后这么多年仍旧凑起一支强大到能上起点和lofter主页的班子。你们是觉得上首页非常便宜非常简单吗?
恋与制作人这款手游在官方作死脱坑大量粉丝后仍旧能凑出上海公交牌和做公益所需要的执行力与金钱,你们是觉得这些不需要粉丝与官方合作的力量吗?为什么你们做不到这点呢?
你们的同人效率还不到凹凸世界高,被一部子贡向比下去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拉踩全职高手耽美“周叶”tag并声称这是对魔道祖师cp“忘羡”的抄袭,同时声称“江澄随便啦,忘羡是底线”,这样的一篇同时打内和打外的文章倒是能在不到十八小时之内达到590+热度的战绩。你们的劲儿是都用到这上边啦?
然后,徒留下作者在粉丝经济光环下的破旧沙发里尴尬坐着,等待下一个接盘?


bilibili传说中用上千万购买了《天官赐福》的版权,但它随即就因为经营问题碰到了fate游戏用户抵制反抗的大麻烦,曾经完全依赖于这款日本手游的资金链摇摇欲坠,而此时腾讯购买的《魔道祖师》动画又正在遭遇冷门,你们是认为b站会真的不要一分钱将《天官赐福》再用比腾讯更高的价格做出来吗?做一个雷锋?


《浩然剑》江澄与《魔道祖师》那位同名可爱多代言人先生间的侵权问题仍旧悬而未决,依靠商标法诉讼据我所知是有不少成功先例的,试问这会不会又带来一层阴霾呢?


但我现在只看到……小姑娘,大声喊叫着你不配发声,忙着写小智障同人文一更三百字,写滤镜神级厚实的疯狂吹捧推文,在作业纸上画可爱甜蜜的妄想漫画,同时既不看动画,还抵制电视剧,还喊别人抵制电视剧。


她们做了啥呢?
试图抢盗墓笔记的粉丝称号;
抢走了《霹雳》的粉丝称号;
对晋江上同一定位的耽美作品大肆攻击;
对所谓“诽谤”了墨香铜臭的作者进行人肉搜索;
占据aph的作品tag;
在所有提到蓝色红色黑色白色的地方高呼作品中的人物名讳;
说全职高手all叶的配对恶心、叶修是婊子,叶修像驴。
声称全职高手的周叶cp抄袭魔道祖师的主cp忘羡;
在漫展上公然摆性暗示姿势;
引导未成年人阅读同性恋书籍,摆出同性恋暗示动作和进行此类行为,
等等。
哦,前边那篇谴责全职高手周叶抄袭忘羡的博客,一夜之间,热度被他们推上了590+。


与此同时,他们却甚至不愿意给自己的官方活动参与者施舍哪怕一个赞。腾讯推的魔道祖师动画官方活动参与最高热度在8.7时是550+(8.8重新纠正是1600+的两篇,然鹅这两篇都并不是在画“魔道兔”的兔子),动画制作开局播放量一个亿,第六集就掉到了一千万(今天周三,两千万辽)。
你见过这么丢人的粉圈吗?


实话实说我不心疼你们。


因为太精彩了。
   


   


    


“在八角柜台,疯狂的人民商场。
用一张假钞,买一把假枪。
保卫她的生活,直到大厦崩塌。
夜幕覆盖华北平原,忧伤浸透她的脸。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淹没心底的景观。”



2018.8.7


  


为啥逮忘羡输出?
就你家既拉踩全职周叶又拉踩自家江澄,最后还给热度推上590啊,别说墨香铜臭序列了,整个lofter你们都独一份的丢人,智障平均浓度过高,不笑话你笑话谁?


→→→我这个号里所有东西随便转,你爱不带作者都行,随便转,我又不靠这玩意赚钱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是万能青年旅店的歌啊朋友,微博说我人肉了墨香铜臭……你们想啥呢……

这没法聊了(╯‵□′)╯︵┴─┴

wdm,我心血来潮之下又手贱的去翻了那篇《关于某些洗脑文包的吐槽》,然后我就后悔了........

你特么干什么要手贱啊!

评论大型双标现场,三观不正。

可怕可怕。

怎么到现在都还有人认为江澄要杀wwx呢?怎么竟然有人让为鬼修不该惩罚呢?

对《某些洗脑包的吐槽》一文的反驳

(一)
关于英雄病:

         那位小姐姐举了一个例子,说当年的中国反抗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和魏无羡救绵绵是一样的道理。

        首先,小姐姐偷换概念玩的很好,把温家比做侵略者,把魏无羡比作反抗者。可小姐姐却忘了一件事情,温家是侵略者没错,可魏无羡并不是反抗者,起码在那个时候不是。相反,他只是矛盾的激化者。

       书中说了温家会找麻烦,可没说会灭门。玄门百家当中,江家应是唯一的被灭门的家族。为什么?明明蓝家也只是火烧了藏书阁。因为魏无羡挟持了温家的公子,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温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魏无羡反抗的后果,是让江氏来承担的。当然,你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温家的锅,但魏无羡就是那个导火索。他不无辜。

        他自己逞英雄的后果,不是他自己买单。

         这就好象是古言里说的:“屠一城,救一人”

       救人没有错,可是因你救人而死的人呢,他们错了吗?

        说他是英雄病,他不冤。

        哦,还有自私自利。请问有人说魏无羡救绵绵是自私自利吗?好像就只是说他英雄病吧。

(二)
关于忘恩负义:

        唉,等等,有人说魏无羡救温情是忘恩负义吗?如果有,请截图打脸。

        魏无羡救温家人完全有更好的方法,可他偏偏选了最蠢的一种。他完全可以在救人的同时给江澄发封简讯,别告诉我他们修真界连个快速传讯工具也没有。他去救人,然后江澄和金家交涉。许以利益,换回温情一脉的人。到底是实际的利益重要,还是那一群无关紧要的温家人重要,相信就不用选了吧。再加上金氏下一任的家主是江澄的姐夫,主母是江氏的嫡长女。你觉得金光善有什么理由拒绝?

         明明有两全齐美的方法,可他偏要两败俱伤,怪谁?也不用跟我说什么江澄会不答应,从江澄在议会上为温家人说话“他们救了我们。”而不是一口咬顶说魏无羡被温家女所迷惑就能看出,他未必不想报恩,只是在那个情况下他不能去报恩。

        然后在那里装评论下面有个人是这么说的。

         她说:“帅死了。”

        而我想说的是,帅是真的帅了,死也是真的死了。

(三)
关于化丹:

        谁欠了谁的确算不清了,无非立场不同,所爱不同。
但是你那句“没见机粉哭哭唧唧”我就不赞同了。有多少人写蓝湛还拉踩江澄一把的?有多少人把江澄拉来蓝湛的陪称的?我承认我们圈也有这种情况,但你们也不少,就不要在那说委屈了。

       以及“化丹一瞬,剖丹三天”这句话,小姐姐选择性遗忘了吗?

       “江澄家破人亡,但魏无羡不也是吗?”这句话少说为妙,因为从始至终江澄都是无辜的。打个比方,“一个杀人犯在受害者面前说:我也不想的,我也很委屈。”

         虽不是他杀,却是因他而死。

(四)
江氏祠堂:

        这个都能搞出来说江澄不对我就不是很理解了。“你妈当着你的面骂你女朋友。”但好歹得是在【你家】。

         而蓝二公子和夷陵老祖擅闯江氏祠堂还不能让人家骂你?【那我哪天写个文让江澄闯闯蓝氏祠堂可好?】

        这要是是在现代,一个擅闯民宅就可以把你们抓来拘留两天。

         说来也好笑,你一开始回来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要去江氏祠堂看一看,就算不去拜祭虞夫人,那江枫眠呢?现在这样拖着一个和江澄有恩怨的外人进来说要拜堂,他当着江氏列祖列宗的面,当着江枫眠和虞夫人的面,打伤人家的儿子。

         有人说,魏无羡是把他们当家人才去拜堂的。我是这么回答他的,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的话,那我祝你也有一个跟他一样的家人。

        也有人说,是江澄说话太难听。他说话在难听,可他有想过要动手吗?【他为什么要偷偷出来找魏无羡,你们就没有想过吗?】只要你们不进去,一切都不会发生。
江澄是江氏的家主,莫说魏无羡只是江氏的大弟子,就算他是江氏嫡亲的血脉又能怎样?他说不让你进你便进不的。他说让你从族谱除名,那你便不是江家人。

        更别提他们打伤了江澄,四大家族之一的江氏家主。连他哥蓝涣要跟江澄打交道都得掂量掂量着态度,而他们居然直接打伤了。真的不怕江氏报复吗?还记得那句“惹谁都不要惹江晚吟”吗?

(五)
滥杀无辜:

        关于不夜天上到底有没有无辜的人,肯定有。别的不说,起码江家是来打酱油的。

       关于魏无羡的处置,你说他的精神有问题,所以他不该死。那好,我们不算不夜天,来算算金子轩和那些金家看守。

         金子轩是死于温宁之手,但是温宁只是魏无羡手里的一把刀,他连人都不算(这是事实,他的确不是人。....怎么还是怪怪的.....)自然构不成“神经病”,而魏无羡那个时候他是有明确且主观的杀人意识。嗯....说白了就是魏无羡知道金子轩是谁,魏无羡也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他想要杀金子轩,然后温宁就动手了。唉,等等,金子轩是不是还身边带了人来着?

        然后金家看守那里,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都知道。你可以说是金家看守先杀了温家人,但如果你杀了人,我就可以杀了你的话,那还要法律干什么?当然你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人会为温家人讨回公道,嗯,这倒是真的。

那你还跟我谈什么法律?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都没有权利去处置另一个人。可关键是,在那个年代已经把人划为了三六九等。有的人死了便就死了,根本不值一提,哪怕是尸体被扔在大街上,也没有人会想着要去找出凶手。

我由衷的觉得每一个在古代封建背景下谈现代法律的人都是傻子(其程度仅次于嫔妃公然给皇帝戴了绿帽子,并且在皇帝知道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恩宠不断的《xx 丽人xx心》编剧。),因为这就好比在新石器时代的人在钻木取火的时候,你跟人家说为什么不用天然气和打火机。这不是傻是什么?

         还有江澄杀鬼修,你说是滥杀无辜。那么我想请问,鬼修在自己脑门上贴了四个大字说我是鬼修吗?没有。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撞见他在做恶,要么就是看见他召唤走尸。

        作恶的就不必多说了,直接杀了。

         那么召唤走尸的,鬼道是邪门歪道,你觉得有正道弟子修那玩意儿?江晚吟抽便天下鬼修这个名头还不够可怕吗?但凡有一点办法,又何苦作死呢?

         那么只能是心术不正者,退一万步说,他的初衷是好的又怎样?修鬼道易损心性,说白了就是容易失控。原著中出现的两个鬼修,魏无羡和薛洋,哪个不是满手鲜血?如果说薛洋从一开始就三观不正,那魏无羡呢?鬼修能有几个可以一条路走到黑。而且手不沾血的?

        而且,鬼修是操控尸体的,你愿意自家亲人都已经安葬了还要被人拉起来在坟头蹦迪是吧?

        还有,江澄会把鬼修关进莲花坞,严刑拷打,可没说会死。这么大一个云梦江氏,难道还没有一个地牢什么的吗。

(六)
恋爱脑:

       蓝湛吧,用一个表情包来形容特别合适。

         “人活着就是为了魏无羡”

         你说蓝湛打伤了蓝家长辈,事后也领了罚,所以他还是个君子。

         然后我想说的是,这不是你领了惩罚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你做错了。都说蓝家出君子,那知蓝二公子可曾听过“百善孝为先”?这些长辈里,有可能有的是蓝家的旁系,也有的有可能是曾经在教过他念书的老师。他可曾顾及过?他领了罚,但他不认为他做错了,也就是说,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可能还会这样做,我记得有个表情是这样的吧,“我错了,下次还敢。” 特别适合蓝二公子。

        其实他大可不必打伤那些长辈,你若真的那么喜欢他,便直接把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告诉他们:“他若死了,我也绝不独活。”  “你们若敢上前一步,我便血溅于此。”  他是蓝氏的嫡次子,若是蓝涣将来有个三长两短,他便是蓝氏下一任的家主,他们不会看着他死。看他在不夜天上最后救了魏无羡,打伤了三十多为长老,居然都没被逐出家族就能看出来,蓝二公子在蓝家的重要性。

         何必为难那些前辈呢?

         说他恋爱脑,是因为他“天大地大,魏婴最大”。

        先不说其他,当初蓝二公子在魏无羡血洗不夜天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了他。他可曾顾虑过蓝家呢?蓝家会不会因此而冠上夷陵老祖同僚的罪名?会不会被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所仇怨?会不会被玄门百家排挤?

         蓝二公子可曾顾虑过?

        以及在书的结尾,蓝曦臣闭关之后,他和魏无羡去游山玩水。把偌大的一个蓝家就丢给年迈的叔父。

        说他恋爱脑,还说错了。

        江家祠堂就更好玩儿了,夷陵老祖携蓝二公子擅闯江氏祠堂,打伤江氏家主,随后竟要江氏家主道歉。

         蓝二当真好君子。

         不违背原则,原则是什么?原则不就是魏无羡吗?

        还他是对的,重生前,你血洗不夜天是对?杀了金子轩是对?重生后,你骂金凌“有娘生没娘养”是对? (这个居然还有人洗白说他不知道这是师姐的儿子,那意思就是说别人的孩子就可以这样了?) 你擅闯江氏祠堂是对?你偷摘别人莲蓬是对?你擅闯人家的家里,还要人跟你道歉。

       哦对,被你打的人还没吐血,你倒先吐血了,碰瓷呢。

        君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克己复礼,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君子不虚行,行必有正”  “君子不苟求,求必有义”  “君子不徒语,语必有理”   “君子不妄动,动必有道

         蓝二公子做到了哪条?

(七)
温家:

        温家人到底有没有错?【他们没有罪,但也不无辜。】错就错在你姓温,因为这就代表着,你共享了家族的资源,受了家族的庇护。在古代,要是家中的大人物出了什么事,那么他的家人为奴为婢,或者是发配边疆都有可能,这很正常。然而那个金子勋做的事情,不代表整个玄门。

        而温情,或许就不只是不无辜那么简单了。很简单,一句话概括就是:

        温情救人,而她救的人又去杀人。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当然,这里并不是指责魏无羡不应该救温家。温情救了魏无羡和江澄,这也是真的。

——————————————————————
在这里并没有和小姐姐撕逼的打算,嗯,只能说是。你有权利说出你的观点,那我也有权利反驳。


《关于一些洗脑包的吐槽》原文请戳这里 @零一二四

先冷静一下,我正在措辞反驳。

蓝忘机:“你从来都不记得这些.......”

魏无羡:“哦!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蓝湛。就像这样,我的确是背过你的。”

你记得你背过他,

那你可还记得,

有人也像这样背过你。

魔道最大的笑话

那三十个蓝家人哭给你看啊

什么锅都推给世界,世界叫你杀你姐夫了?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都是对方的错。谁叫江厌离要上乱葬岗,谁叫金子轩要救你,谁叫江澄要等你十三年,谁叫那些人要去不夜天。

嗯,我最近打算磕羡情,所以可能会写以及推荐羡情的文。
建议雷这对cp的小姐姐们还是取关我吧,万一雷到了,嗯.......
我是不想负这个责任的(●'◡'●)ノ❤

【羡澄】当归

         而另一头的持剑之人,竟是江澄。

         魏无羡惊声:“江澄!你干什么!”

         江澄皱眉把三毒收回剑鞘中,蓝湛用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眸盯着江澄道:“解释。”

        江澄冷哼一声:“江某听闻此地突然聚集了无数走尸,还以为又是夷陵老祖闹出了什么乱子。哪成想走到半路突然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走时,原来是蓝二公子和夷陵老祖。”

        看来是误会,魏无羡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蓝湛和江澄翻脸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江澄和蓝湛互有敌意他是知道的,他也曾经问过蓝湛,他说因为江澄围剿了乱葬岗,因为江澄,所以他才会死。

          魏无羡打圆场道:“好了好了,都是误会。江澄你怎么一个人就来了,没带门生?”

         这是自观音庙以后他们第一次说话,他跟着蓝湛游历山水,江澄在云梦操持江氏。平时也遇不到,或者说是不敢遇到。

         昔日的年少之誓终是食言,昔年的故人终以疏远。

         江澄道:“我恰好经过此地,见此地怨气冲天,还以为是夷陵老祖又做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就上来看看,想着能不能抓着什么把柄,看来是不能了。”

         魏无羡听着江澄语气里的嘲讽,本能的想顶回去,但却忍住了,还拦住了想开口的蓝湛。他问江澄:“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走尸或者亡灵?”

         江澄看了他一眼:“这事应该问你啊,这乱葬岗你不是最清楚吗?怎么连唤来的走尸在哪还要问我。我可是听说着冲天的怨气,都是夷陵老祖弄出来的啊。”

         魏无羡向他解释道:“这不是我干的,我和蓝湛之前在一家酒馆中听说乱葬岗聚集了无数走尸,守在山脚之下。可我们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

         江澄道:“你是说,这本来应有无数走尸,可我们来的时候却不见了?还是被转移了?”

         蓝湛道:“转移应不可能,我与婴御剑来此时,沿途并未发现走尸。”
 
        江澄听后道:“你是说有人要陷害你们?”

         蓝湛:“并无这个可能。”

         魏无羡看着江澄道:“现在我和了蓝湛要上山顶查看,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江澄想拒绝,他是真的不想再与眼前的人再有什么交集了,观音庙里他已经把那藏了多年的疤痕再一次血淋淋的扒开是他眼前,只是希望得他一句“我记得,我没有忘。”而那个让他疯魔十三年的人却只是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

         看啊,那人是记得的。他以为他忘了,他想提醒他,却发现,他其实记得,只不过是已经不想兑现了。他和那些年的时光一起,成为了一个笑话。他从未像那一刻这样清楚地明白过,魏婴真的死了。江澄是高傲的,你既已食言,那我便当你十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从未回来。

         魏无羡看江澄不答话,道:“江澄,江澄?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啊?说话啊。”

        江澄最终还是同意了:“好。”,江澄当然可以转身就走,但江宗主不行。云梦离乱葬岗最近,万一出了什么异变,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云梦江氏。就像魏无羡说的,多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如果乱葬岗上真的藏有无数走尸的话,那怕是他,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总算是达成了共识,三人一起往山顶走去,在快接近山顶之时,两侧的密林里突然穿出异动,像是有什么东西穿过密林在往这边走来。

         是和江澄一样前来查看的人?还是传言中走尸?

         这时,一只已经高度腐烂的走尸出现在他们眼前,带着浓重的尸臭。在它的身后还跟着一只又一只的走尸,道路两侧都有,已经把他们包围。

         蓝湛翻琴在手,把魏无羡护在身后。江澄三毒已经出鞘,紫电化作长鞭,电光流转滋滋作响。三人屏息凝神,一场苦战已经在所难免。

         就在双方即将开战之时,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具走尸突然停了下来,而在他身后的走尸也停了下来。走尸把脸稍稍探前,似乎在分辨他们的模样,随后那些走尸便如潮水一般退下,退回了密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江澄问魏无羡:“你干的?”

        魏无羡摇头道:“不是我,那些走尸已经被人先行控制了,我的笛声对他们没用。

         江澄沉思道:“那照你所说,让他们退开的就是在这乱葬岗上召集走尸的人。他真的在这山顶之上,而且打算让我们去见他?”

         蓝湛重新把琴负于背上,道:“前去一探便知。”

         三人终于登上山顶,然后他们在伏魔洞外,果真看到一个人,一个极为熟悉的人。修仙之人耳目极好,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清那人一张熟悉的面容,一袭破烂的黑衣。

         是魏婴,十三年前的,没有顶着莫玄羽的脸的魏婴。